木艮木艮

诵明月之诗,歌窈窕之章


谢谢你们点进来,我是根根,破糊画的
画的都好丑,不要叫神仙也不要叫太太💦
背景来自美丽降蓝❤️

二师兄!四师兄说三师兄强吻了大师兄!!

水坑如是说


【腿腿进度💦

——小狐狸长成了大狐狸。



【是1000fo抽奖点图,我爱狐狐昀😭lof滤镜太好看了

自用/杀破狼大事年表(详细版)

!!感谢整理

北冰洋蒸鹤流:

杀破狼正文大事年表(不含番外)





元和十二年。


姚重泽登科状元郎。


元和十三年。


顾昀约七岁,初识皇三子李晏。老安定侯夫妇约于此前后去世。


元和十八年。


方钦被点为状元。


元和二十一年。


建起鸢楼 。顾昀十五出征,一战成名。


元和二十三年。


顾昀时年十七,挂帅西征。


元和二十五年。


顾昀十九岁,长庚十二岁,于暴风雪中初相识。


元和二十七年。


元和皇帝驾崩。徐百户去世。


顾昀沈易携长庚进京。




隆安元年。


长庚十四岁,顾昀二十一岁。


长庚进京。


李丰登基,大赦天下。


顾昀前往北疆。


徐令被钦点为探花。



隆安二年。


长庚十五岁,顾昀二十二岁。


陈轻絮出场。姚重泽出场。


魏王反叛自尽。


李丰整肃江南官场,推行新法。


(报!顾大帅偷了五岁小孩的竹笛!)


隆安三年。


长庚十六岁,顾昀二十三岁。



隆安四年。


长庚十七岁,顾昀二十四岁。


掌令法、击鼓令法颁布。


长庚乌尔骨被陈轻絮发现。




隆安五年。


长庚十八岁,顾昀二十五岁。




隆安六年。


长庚十九岁,封雁北王。顾昀二十六岁。


击鼓令法仍受争议。


南疆杏子林匪祸。


顾昀首次提起耳目伤因。


(报!顾大帅偷笛子被雁北王发现了!)


顾昀醉酒,纠缠间与长庚接吻。次日面圣,与李丰产生冲突,大雪中长跪一夜。


长庚表白心意,顾昀拒绝。





隆安七年。


长庚二十岁,封雁王。顾昀二十七岁。


西北异动,顾昀于温泉别院遇刺。


朱恒上诉,秉元和先帝第三子李晏之死、顾昀耳目之伤内情,谭鸿飞怒而起兵,为顾昀镇压。李丰震怒,顾昀下天牢。


数日后,西北沦陷,大沽港遭西洋水军突袭,顾昀出天牢,奔赴前线。


四月五月,西洋军与大梁军战。六月初七,大梁军难以为继,顾昀退守京师。李丰无奈之下,开景华园紫流金私库。西洋军偷袭,十万紫流金尽作燎原大火,京师一役,伤亡惨重。


城门之下、无望激战之间,长顾首次于神智清明时亲吻。


十日后,西洋弃京师、攻江南。钟蝉奔赴前线。


隔日,安定侯与沈易一同远赴西北。


李丰设军机处。烽火票发行。


顾昀平中原暴民,得知乌尔骨之事。


长庚改动陈轻絮的投票,临渊阁选择支持长庚。


年底,江南前线依旧两军对峙,长庚押送军饷前往嘉峪关。顾昀表明心意。





隆安八年。


长庚二十一岁,顾昀二十八岁。


初一,玄铁营横扫西域联军。初二,生擒龟兹国王。初三一早,长庚回京。初四,西域联军遇楼兰伏击。初五,玄铁营收复古丝路二十七处关隘,攻万国驻地,俘获洋人。


顾昀受炸伤。


李丰意欲赐婚,长庚以幼时伤痕示之,推辞。


顾昀回京,长顾首次负距离接触。


入夏,签订丝路新约。


十三巨贾安顿流民。


第二批烽火票发行,士族寒门矛盾激化,方钦上书奏之。


沈易被催婚。


江北疫情,长庚顾昀同往。


杨荣桂等人谋反。万寿节,李丰登祈明坛,遇刺。


长庚受流民围攻,顾昀从京赶来。


李丰断腿。


长庚与蛮族三王子相对,两个乌尔骨相见。王裹因此事获罪下狱。





隆安九年。


长庚二十二岁,顾昀二十九岁。


初三,顾昀前往北方前线。


二月初二,钟蝉去世,顾昀赶往江北,于灵堂内吐血。欲瞒之于长庚未遂。


北疆,蛮族点燃紫流金,玄铁营被迫退守。


西洋军突袭江北大营,长庚出战,大捷。


陈轻絮前往蛮族,寻回可解乌尔骨的神女秘术。沈易(十分隐晦地)表明态度心意。


蛮族内乱。


北疆大捷,长庚顾昀归京。


蒸汽铁轨车初具雏形。


五月底,烽火票第一期到期。


两江前线激战。西洋军进犯,顾昀迎战。


顾昀用以缓解耳目不灵的药失效。





隆安十年。


长庚二十三岁,顾昀三十岁。


年初,舞弊大案。


陈轻絮开始为长庚治疗乌尔骨。


两江前线大捷,顾昀于战中重伤。


太子临朝听政。


方家获罪。方大学士等预谋“清君侧”。


李丰寿辰,叛乱。李丰于混乱中传皇位于长庚。


三月初一,隆安皇帝李丰驾崩,长庚登基。


江南大捷,收复失地。




太始年间。


太始帝李旻登基改革,共在位十八年,始终以代皇帝自居。天下河清海晏,四域升平。



注:元和年间顾昀的年龄为推算。


欢迎捉虫与补充。允许LOFTER站内转载。

“——侧身的时候衣摆撩起,露出一小片腰侧的皮肤,精瘦漂亮,被灯光扫过的时候黑是黑白是白,带了一点儿微妙的性感意味。”


——北川 番外B


【背后的字是“Sound”】


我!终于!画完了拖了三百年的刀刀的生日礼物跳舞庚!请刀宝查收 @刀枝🌸 !

【我绝不允许有人错过刀刀的北川,你们不能错过,绝对他妈不能

我来开奖惹!


第一个是 @清风颂君 !p2p3是奖品还有点图


第二个是 @晓落 !可以点图




请于18号前私信我告诉我要画啥还有发我地址哦!!!谢谢大家的参与我爱评论的每一个人❤️

 @沈徽光🐣 阿衡劳斯的手写合集到了

我爆泪了什么神仙写字太美丽了呜呜呜呜觉得自己的明信片完全配不上那么多手稿呜呜呜呜😭居然有大帅的附一掌送抵江北,我爆了没我了我爱阿衡劳斯❤️

…!想起来了,我好像p过不止一张昀狐狐🦊

我真他妈吸爆狐狸了我死了【还有一张沙雕q版大头顾昀💦

[长顾]风雪夜归人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是my 饭饭!!!!给我手写了这篇!!我真的爱她!!!我爱死她了我爱我的饭!!!!!呜呜呜呜写的真好呜呜呜呜长顾🔒死!!!!

木堇非槿:

·私设如山

·给 @木艮🎐 的元旦礼物!(对就是那份手写稿不过我加了一些东西)

·

说起太上皇李旻那是出了名的有耐心。在旁人看来,十年磨一剑说的就是这位了。




不过在长庚自己看来,有没有耐心是分人分事儿的。




就比如,他其实并不怎么喜欢等人,一刻钟是极限。若是过了一刻钟,再有耐心的长庚也被磨成了细针。这时来人便会发现,原来温文尔雅的雁王殿下竟也会说话带刺儿,虽然不易察觉,但也让人哑口无言。




不过那是很久以前了。他如今被尊为太上皇,除了家里那位,谁还敢对他不敬?




长庚不喜欢等人,浪费时间,可是总有例外。




顾昀就是那个例外,也是唯一的一个例外。




一个顾园总是纳不下顾帅,有时手实在痒了就会悄悄跑回营里和将士们过两招,顺带喝两口酒——这在园里可是被太上皇禁的。




营里头来了不少新兵,听过顾大帅早年威风,如今这传说中的人物,已至中年却不减当年的风采,能打能喝,自然是让将士们军心大振,于是顾帅就更乐在其中了。每个星期向长庚打个太极,连哄带骗地糊弄一下就能出去。若是不肯,那就在床上委屈一下,等他尽了兴,自己再卖个惨,多半还是给放行的。




就是去的时候得坐马车,不能骑马罢了。




可是这边这位快活了,那边那位又不高兴了。




长庚被顾昀气得牙痒。都在一处过了,还总喜欢往外跑。难道外面能比家里来得舒坦?也不知在这个年纪里,是谁该照顾谁。




可是即使长庚心里头百般不愿放了他的小义父,他也总对油嘴滑舌的顾昀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想着顾昀在军营里摸爬滚打了那么多年,对千万将士依旧是留了半颗心的,他也不该管制太过。




毕竟顾昀剩下的半颗心,可就全在他长庚一个人身上了。




顾大帅去军营再回来,往往得花一天,这一天里太上皇就只逗逗鸟,看看书,下午的时候再跟自己下一盘不温不火的棋,待到顾园的灯亮了,都没个胜负,得到吃了晚饭再继续,还要留心着钟敲了几下。等到时间差不多了,便随意地披件衣服到顾园大门口等。




只记得有一回是寒冬腊月的时候,外面飘着小雪,顾昀又是半哄着长庚想去趟营里。




“外面下雪,子熹,明天再去吧。”




顾帅长年累月在外与人打交道,脸皮厚得很,对小长庚的变相拒绝不甚在意,只是匆匆在他唇上点了点,便撂了一句:“沈易今儿和我有约,不可失约”就出门去了,也没等长庚提醒昨晚刚和他说过沈易一家子要来顾园小住。




外面天阴灰灰的,长庚跟自己置气,也气顾昀这种大冷天也要跑出去,留他自己在家里,索性闹了一回脾气,将刚刚穿好的衣服脱了,又回了被子里焐着,等到下午沈易一家来时再起床。




沈易一家到的时候不见顾昀来接,只有一个未束发的太上皇坐在花厅里打盹儿,心下便了然了几分——这事儿其实也不方便外说,只是有一回长庚忍不住,提笔写了封信给陈轻絮,这才让沈易一家知道顾子熹这人的“私生活”是多么不检点。




至于为何是写给陈姑娘的,不必多说。




长庚叫人打点好了他们常住的屋子。等陈轻絮带着孩子出去逛了,沈易便迫不及待地问道:“子熹呢?”




长庚默不作声。




沈易放下手中的茶杯,皱着眉念叨:“这顾子熹多大的人了,怎么还跟小年轻似的往外跑?”




长庚眼底一汪笑意,半开玩笑道:“等哪天子熹去军营里头拐了个貌美厨娘,那我可就没日子过了。”




沈易一颗心都要飞出去了,赶紧接话道:“那不能的。太上皇上得厅堂,下得厨房,能文能武的,顾子熹那混蛋捧着还来不及呢!”




长庚没忍住就笑出了声儿,那略带倦色的脸忽然就柔和了许多。




他想起了刚到顾园安身的那一天,顾昀握着他的手说了一句诗。




结发同枕席,黄泉共为友。




没有缘定三生,只有这一世,顾昀会陪他安稳地走过此世余下的所有岁月。待到回了阴曹地府,也要携手共度苍茫的三途河,做彼此于尘世间最后的羁绊。




足矣。




晚饭缺了一个顾昀,谁也没说什么。吃完后闲聊了片刻便各自回房。长庚照例是摆了一盘无休止的棋,慢慢地和自己下着玩。




外面雪“噗簌簌”地下,风吹得呜呜响。




桌上的钟敲了十二下。




长庚瞥了一眼钟,便收了棋盘,一手抄起焐得热乎的手炉,一手提着汽灯,披着大裘出了房间。




顾园的大门向来不需要活物来看,因此也没什么人哭天喊地叫着“太上皇万万不可”。长庚反手将门合上,视线转向远方已经覆了雪的路。




天很冷。长庚用袖子扫去门槛上的雪,干干脆脆地坐了上去,把手抄在有些潮湿的袖子里。




顾昀还未归家。




不过长庚还有耐心。




天寒地冻,连时间似乎都被冻住。而长庚还在等,等到露在外面的肌肤好像都被蒙上了一层新雪,眼前似乎结了冰晶。




也不知道顾子熹那个没心没肺的会不会心疼。




长庚脑子有些不清醒了,胡思乱想着小时候在雪地里的事儿,又恍惚听见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他本以为只是幻觉,却又及时地听见了由风传来的一声“长庚”。




他眨眨眼睛,心头忽然涌上一股热流,瞬间流遍全身。




顾昀跳下马,急急地将还坐在门槛上的长庚拉进了怀里。




长庚站不稳,整个人都靠在顾昀身上,也让顾昀抱得更紧。




“这么凉……”




长庚贪恋地蹭了蹭顾昀的脖子,笑道:“再不回来,我就要去抓人了。”




顾昀心里揪得死紧。




他本以为下雪长庚是不会来等他的,于是在营里多逗留了一会儿。哪晓得快到家门口的时候,他模模糊糊地看见了嵌在门框里的那个小长庚,心里头立刻警铃大作,慌里慌张地喊了一句“长庚”。待长庚摇摇晃晃要站起来的时候,他立即跳下马,接住了差点冻成冰的自家兔崽子。




“冷不冷?”顾昀自知问了一句废话,在心里暗暗骂了怀里一句。




长庚摇摇头,从袖子里摸出手炉塞给他,又伸手掸去他发上的雪花。




“大帅正是雄姿英发的时候,怎么头发都白了?”




顾昀心里内疚,只将长庚的手牵起来同小手炉一起焐着。




“我们这可算是共白头了,能长相厮守一辈子了。”




长庚勾起唇角,俯身捡起他放在地上的汽灯,又拉住了顾昀的手。




大门“吱呀”一声被推开,又“吱呀”一声合上,天地间归于平静,只剩下一片茫茫。




“回家吧。”




太上皇李旻等人最多只有一刻钟的耐心,可顾大帅永远都是例外。




他愿意等,他喜欢等。他可以等他的子熹从西北到京城,等他从青丝到白头。等不到,便自己跨越千山万水,穿过千军万马去找。




就像他等了顾昀很多年,但是却等来了顾昀与他的一辈子。




[fin.]




…!啊!我!垃圾根根满千fo了呜呜呜感谢大家!








所以开个小小小抽奖【】大家在这条下面评论我找我亲友随机抽数字
















有1⃣️个宝贝能随机点图,腰以上【因为我不会画人体我哭了】可以寄原稿,邮费我付
















还有ds珠光水彩分装,十二种颜色一块指甲盖大小👌【现在不在手上没照片大家可以去tb搜搜ds珠光水彩分装…?】
















还有1⃣️个宝贝能点图,要求如上,也可以寄原稿但是邮费要自理呜呜呜我好穷【ntm
















评论一下想对我说的话吧…!1.10号开奖💕

太强了叭😭😭😭😭🙏🏻🙏🏻🙏🏻🙏🏻

喵小小:

周末下雨在家捏狐狸昀~


根根太太画的真可爱~ @木艮🎐 


改编了一下Q版,P4太太原画~